首页  »  小說专区  »  都市激情  »  【红尘都市】(第二部)(97-145)作者:生活
【红尘都市】(第二部)(97-145)作者:生活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字数:200202


             九十七于姐惠芸三

  周梦龙看着于惠芸的那两腿之间的一处正被那白色的内裤紧紧的包裹着的那柔软而香甜的阴阜,不由的开始面红耳赤了起来。

  于惠芸看到周梦龙的那样子,不由的吃吃的笑了,一边扭动着那一个正在西裤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身体的要紧的部位,于惠芸一边对周梦龙道:「梦龙,怎么样,姐姐美么,姐姐好看么,喜欢不喜欢姐姐这个样子对你呀,姐姐可是好喜欢你这个样子看着姐姐的呀,梦龙,你是不是很冲动了呀,如果想的话,梦龙,那你就不要再克制自己了,无论你在姐姐的身上做什么,姐姐都是高兴的。」

  周梦龙本就觉得,自己的那大鸡巴在于惠芸的那挑逗之下,已经变得不可遏制了起来,而现在听到于惠芸说自己不用再克制自己了,哪里还忍耐得住。
  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嘴里发出了一声低吼,一把就搂住了于惠芸的那充满了女性的成熟的风韵的丰满而香软的胴体,一双手放在了于惠芸的那一个硕大的屁股之上,狠狠的揉捏了起来,而那一个头,也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埋入到了于惠芸的那一个正在那白色的内裤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那还在冒着那腾腾的热气的阴阜之上,在那里摩擦了起来。

  压制了多时的情欲,一但给发泄出来,使得周梦龙一下子就变得疯狂了起来,只见周梦龙伸出了自己的舌头,开始在于惠芸的那一个正被那白色的内裤紧紧的包裹着的丰满而弹性的女性的两腿之间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三角地带,在那里舔动了起来,同时,周梦龙张开了嘴巴,用自己的那牙齿,开始在于惠芸的那两腿之间的那柔软的阴阜之上轻轻的搔刮了起来。

  而周梦龙正在于惠芸的那一个正被那白色的内裤紧紧的包裹着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大屁股上揉捏的手儿,也几乎是用尽了全力的力气,那样子,就像是要把于惠芸的那雪白的大屁股给捏出水来一样的,而周梦龙的那呼吸也更加的急促了起来。

  周梦龙的这个样子,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饿了十几天的孩子,一下子看到了两个热气腾腾的包子放在了自己的面前一样的,那样子,看起来是那么的急不可耐。
  于惠芸看到周梦龙的那急不可耐的样子,那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上的那荡意更加的深厚了起来,而那一个身体也不由的扭动了起来。

  同时,于惠芸将自己的那一个屁股努力的向前挺动了起来,使得自己的那一个正在那白色的内裤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那柔软而充满了弹性的女性的两腿之间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那三角地带更加的突出了出来,迎合着周梦龙的脸儿对自己的身体的挑逗,而同时,于惠芸也不由的伸出了手来,在周梦龙的那个正在自己的两腿之间的那头部轻轻的抚摸了起来。

  一边抚摸着周梦龙的那头部,于惠芸一边喃喃的对周梦龙道:「梦龙,你这个小色鬼,干嘛那么急嘛,慢慢来,慢慢的来,姐姐今天有的是时间,可以让你慢慢的玩的,姐姐的小屄,姐姐的乳房,姐姐的屁股,今天只要你愿意,姐姐都会让你玩个够的,来吧,梦龙,好好的玩弄姐姐吧,姐姐的一切都是你的,梦龙好好的玩我吧,给我快乐吧,梦龙,啊,啊。」

  周梦龙得到于惠芸的鼓励,不由的更加的兴奋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更加买劲的在于惠芸的那一个正被那白色的内裤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正向着自己散发着淡淡的女性的身体特有的幽香和那淡淡的腥躁的味道的那两腿之间的一处柔软的阴阜上拱动了起来。

  很快的,周梦龙的那嘴巴的边缘上就沾满了那液体,只是这液体,也不知道是周梦龙自己的口水,还是从于惠芸的那小屄里流出来的淫水了。

  周梦龙感觉到,于惠芸的身体上的那种温热的气息,正一个劲的向着自己的身体里钻着,使得自己的那大鸡巴更加的涨大了起来。

  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然后,周梦龙才将头给离开了于惠芸的那一个正在那丁字内裤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那柔软而弹性的女性的身体最神秘最柔软的阴阜,而是在那里欣赏起于惠芸的那两腿之间的那美妙的风景来了。

  于惠芸看到周梦龙突然停止了对自己的身体的挑逗,而是捧着自己的正在那内裤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坚挺的那大屁股,凑到了自己的两腿之间,观察起了自己的那两腿之间的一处微微隆起的阴阜起来了,在这种情况之下,于惠芸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间就得有些害羞了起来。

  在这种情况之下,于惠芸不由的将那手一下子按在了自己的那两腿之间,将自己的那两腿之间的那无限的风光给挡了起来。

  然后,于惠芸不由的妩媚的看了看周梦龙,嘴里娇声的道:「梦龙,看什么看呀,刚刚姐姐那样的表演,你还没有看够呀。」

  周梦龙看到于惠芸挡住了那自己的那两腿之间的一处微微隆的阴阜上的那无限的风光,不由的微微有些着急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伸出手来,一边拉着于惠芸挡住了自己的那两腿之间的那无限的风光的手儿,一边对于惠芸道:「姐姐,这也不能怪我呀,谁让你的小屄生得那么好看呢,让梦龙怎么看也看不够呀,而且,刚刚你不是说了么,让梦龙慢慢的玩你呀,我看你的那小屄,不也是正在玩你么。」

  于惠芸其实也并不是真的要拒绝周梦龙的,只是出于挑逗周梦龙的那目的,才说出了那样的话来了,现在感觉到了周梦龙的那手上的坚决,于惠芸不由的微微的身体一软,那手就给周梦龙给拉开了。

  周梦龙看到,于惠芸的正紧紧的包裹着她两腿之间的一处微微隆起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三角地带的那内裤,已经湿了一大块了,而那白色的内裤,在湿了以后,几乎都要变得透明了起来,根本就挡不住于惠芸的那两腿之间的一处微微隆起的女性的两腿之间的一处最柔软最神秘的三角地带的风光。

  但正是因为那白色的内裤,却也使得于惠芸的那两腿之间的那风光变得若隐若现了起来,在周梦龙的眼睛中,变得份外的诱人。

  于惠芸将腰一挺,嘴里娇嗔的对周梦龙道:「怎么样,梦龙,看够了没有呀,姐姐美不美呀,要不要再看看姐姐的其他的地方呀。」

  周梦龙听到于惠芸这么一说,不由的摇了摇头,抬起头来,看了看于惠芸,周梦龙才对正在那里媚眼如丝的看着自己的于惠芸道:「不,姐姐,你的这里我永远也看不够的,还是让我再欣赏一会儿吧,我越看,我就觉得自己越兴奋了起来,姐姐,等一会儿,我会好好的报答你的,你放心,今天,我一定会将你送上无数次的快乐的顶峰的。」

  说到这里,周梦龙突然坏坏的对于惠芸笑了起来。

  于惠芸看到周梦龙坏坏的看着自己,不由的全身一抖,在这种情况之下,于惠芸不由的颤声的道:「梦龙,你,你,你要干什么呀。」

  一边说着,于惠芸一边就想要向后退去,可是于惠芸忘记了,自己的身后就是那冰冷的墙面,自己已经是退无可退了,周梦龙一把就搂住了于惠芸,一只手紧紧的搂着于惠芸的那一个正在那白色的丁字裤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那大屁股。

  使得于惠芸的身体动弹不了了以后,再一头昏脑胀的将头凑到了于惠芸的正被那白色的内裤紧紧的包裹着的饱满而柔软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三角地带之上,在那里观察了起来。

  由于正紧紧的包裹着于惠芸的丰满而柔软的那两腿之间的一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那三角地带的那白色的内裤已经打湿掉了,使得那白色的内裤几乎都变得透明了起来。

  而透过那白色的内裤,于惠芸的那两腿之间的那褐色的娇嫩的肌肤就变得隐约可见了起来,白色的那内裤之下,那几根黑色的阴毛正在于惠芸的那柔软的阴阜之上娇懒的躺着,无力的卷曲着,使得于惠芸的那两腿之间在那白色的内裤的包裹之下,显得是份外的诱人,正在那里散发着那淡淡的女性的两腿之间的那特有的幽香,诱惑着周梦龙。

  看到于惠芸的那两腿之间的诱人的情景,周梦龙不由的暗暗的吞了一口口水,而受到这种刺激,周梦龙的一只手不由的伸了出来,伸向了于惠芸的那两腿之间。
  抓住了那白色的丁字裤的一角以后,周梦龙微微一用劲,就将正紧紧的包裹着于惠芸的那两腿之间的一处微微隆起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三角地带的那丁字裤给撩到了一边,使得于惠芸的香喷喷的还在冒着那腾腾的热气的于惠芸的那三角地带给暴露在了自己的面前。

  一将于惠芸的正紧紧的包裹着她的那两腿之间的那内裤给撩到一边,周梦龙就感觉到,从于惠芸的那两腿之间的那粉红色的肉缝里散发出来的女性的身体中特有的幽香的味道更加的浓烈了起来,而同时,似乎还有一般淡淡的尿骚味飘散在了空气之中。

  周梦龙看到,于惠芸的那两腿之间的那粉红色的肉缝到了现在,已经是湿淋淋的一片了,连阴毛之上,似乎都沾着了从于惠芸的那两腿之间流下来的淫水了。
  看到这里,周梦龙不由的得意的一笑,于惠芸的那两腿之间的那粉红色的肉缝里淫水横流的样子,显然是自己不知疲倦的在于惠芸的身体上挑逗而得出来的结果了。

  看到那里,周梦龙不由的抬起了头来,微笑的看着于惠芸道:「姐姐,你看你,下面都湿透了,是不是痒得很呀,痒的话,就告诉梦龙,梦龙是姐姐的乖丈夫么,只要姐姐告诉我痒,梦龙会用自己的舌头给姐姐止痒的。」

  于惠芸靠着墙站在那里,任由周梦龙的那炽热的目光在自己的那两腿之间的那粉红色的肉缝处打量着,感觉着从周梦龙的那鼻子里呼出来的热气,一个劲的向着自己的肉缝里面钻着,诱惑着自己的神经,现在又听到周梦龙这么一说,于惠芸在那意乱情迷之下,不由的对着周梦龙点了点头,但是马上的,于惠芸就跟想到了什么一样的,不由的紧紧的夹起了双腿,对周梦龙道:「梦龙,不要,不要用你的舌头来舔姐姐的小屄,姐姐,姐姐刚刚用自己的小屄尿过尿了,那里,那里脏得很。」

  于惠芸的话,不但没有让周梦龙将动作给停下来,相反的,周梦龙似乎更加的兴奋了起来,因为听到于惠芸那么一说以后,周梦龙不由的想起了那一丝的玉线从于惠芸的那小屄里射出来,落到地上的那情景,想到这些,周梦龙不由的更加的兴奋了起来。

             九十八于姐惠芸四

  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从于惠芸的那夹了起来的那两腿之间的那里散发出来的那种女性的身体特有的那幽香的味道给吸放到肚子里去了以后,开始用自己的舌头在于惠芸的那两腿之间的一处微微隆起的阴阜上挑逗了起来。

  由于于惠芸紧紧的夹着双腿,这就使得于惠芸的那两腿之间的那粉红色的肉缝一下子给藏入到了于惠芸的那两腿之间,而于惠芸的那两腿之间,却只有一层阴毛露在了周梦龙的面前。

  而这样,却也没有让周梦龙停下舌头上的动作,周梦龙一边伸出了舌头,在于惠芸的那两腿之间的那了黑黑的阴毛上舔着,挑逗着于惠芸,一边伸出了两只手来,一只尽量的将正紧紧的包裹着于惠芸的那两腿之间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那三角地带的那白色的内裤尽量的向边上拨着,从而使得阴毛更多的暴露在自己的面前,而另一只手,则摸上了于惠芸的那大腿的根部,在光滑如玉的那大腿根部的肌肤之上,抚摸了起来。

  一阵酥痒的感觉从那大腿的根部和那露在了外面的阴毛上传到了那玉仙的身体深处,使得于惠芸在这种刺激之下,不由的又扭动起了身体来了。

  而于惠芸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的两腿还紧紧的夹着呢,于惠芸这样的一扭动身体,就感觉到,自己因为夹着双腿,从而使得自己的那已经是充血肿胀了起来的那两片肥厚的阴唇已经挨在了一起,而自己这一扭动,却让那两片挨在了一起的阴唇就相互的摩擦了起来,一种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使得于惠芸不由的呻吟出声来了。

  「啊,梦龙,你,你不要挑逗我了,梦龙,你,你坏死了,姐姐,姐姐给你弄得难受死了,梦龙,梦龙,你,你的舌头好灵活呀,求求你了,求求你了,你要是再,再这么舔下去,舔下去的话,姐姐非得忍不住的给你舔我的,舔我的小屄不可了,可是,可是,我的小屄才刚刚的尿过尿呀,那可是,那可是脏死了的,梦龙乖,停一下,停一下好不好,姐姐,姐姐有些受不了了,梦龙,不要了,啊,啊。」

  也不知是周梦龙的那那灵活的舌头给于惠芸带来了巨大的快感,还是因为那两片充血肿胀了的阴唇在那大腿的挤压之下相互的摩擦给于惠芸带来了巨大的快感,于惠芸突然间大声的呻吟了起来。

  周梦龙听到于惠芸那么一说,不由的抬起头来,一脸的渴望的看着正在那里使命的夹着又腿的于惠芸:「姐姐,你,你就放过我这一次吧,让我舔一舔你的小屄好不好呀,姐姐,我不怕的,只要是你身上流出来的东西,我都会喜欢的,尿过尿了又怎么了,我还想喝你的尿呢,我想,姐姐的尿肯定是很好喝的,姐姐,将腿放开吧,梦龙的舌头,会让你体会到前所末有的快乐的,相信我,姐姐,梦龙不会让你失望的。」

  于惠芸听到周梦龙说得诚恳,又感觉到周梦龙的那手正在微微的用力的将自己的那夹紧着的双腿微微的向处分着,在这种情况之下,于惠芸不由的妩媚的看了看周梦龙,娇声的对周梦龙道:「梦龙,姐姐都要给你害死了,行,你想要舔姐姐的小屄,那你就舔吧,姐姐让你舔个够。」

  一边说着,于惠芸一边终于的分开了双腿,使得自己的那屁股向前挺立了起来,使得自己的丰满而柔软的小屄,充分的展现在了周梦龙的面前。

  看着于惠芸的那两腿之间的那淫荡的一幕,闻着从于惠芸的那两腿之间的一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那三角地带之上散发出来的那种女性的身体特有的幽香,周梦龙不由的呼吸微微窒。

  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便将舌头伸入到了于惠芸的那两腿之间去了,先是在于惠芸的肉缝的中间轻轻的舔了一下。

  品尝了一下于惠芸的那小屄的那味道以后,周梦龙就开始伸出了双手,将正包裹着于惠芸的那粉红色的肉缝的阴唇给分了开来,然后,周梦龙便伸出舌头,在于惠芸的肉缝里搅动了起来。

  于惠芸到了现在,也不由的完全的放了开来,在这种情况之下,于惠芸不由的将两腿分得开开的,同时,一上一下的抬动起了自己的大屁股,使得自己的肉缝开始在周梦龙的那舌头上摩擦了起来,嘴里,也不由的发出了那啊啊的呻吟声。
  于此同时,于惠芸感觉到,周梦龙的那舌头是那么的灵活,灵活得让自己的身体竟然有些支持不住了起来,幸好于惠芸身后是墙面,在这种情况之下,于惠芸不由的将自己的整个的身体重心都放在了墙面之上,支持着不让自己倒下去,然后,于惠芸一低头,就看起周梦龙是如何的舔自己的小屄来了。

  周梦龙感觉到,那粉红色的肉缝,就像是在向着自己发出着那无声的诱惑一样的,使得自己的舌头不由自主的想在于惠芸的那粉红色的肉缝里进入,深入再深入,直到自己的整个头部都塞入到于惠芸的肉缝里,自己心中的那越来越高涨的那冲动才会缓解一些一样的。

  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一边伸出着舌头,如同一条毒蛇一样的,死命的向着于惠芸的身体里钻着,发泄着自己内心的征服的欲望。

  周梦龙正在于惠芸的那两腿之间的那条肉缝里不知疲倦的搅动着,突然间,周梦龙感觉到,自己的那鼻子好像触碰到了一个什么硬硬的东西,而自己的那鼻子一触到那东西以后,周梦龙就感觉到,于惠芸的那嘴里的呻吟声更加的大了起来,全身也随着颤抖了一下。

  感觉到这一切以后,周梦龙不由的开始用自己的那鼻子寻找着那硬硬的东西,在再次找到了那可以轻易的引起于惠芸全身颤抖的那硬硬的东西以后,周梦龙不由的用自己的那鼻子在于惠芸的那两腿之间的那粉红色的肉缝中的那个硬硬的东西上摩擦了起来。

  于惠芸一下子就感觉到快乐起了来了,自己的阴蒂受到周梦龙的那鼻子的挑逗,于惠芸又如何的受得了呢,在这种情况之下,于惠芸不由的再一次的伸出了手来,开始抚摸着周梦龙的头儿,用力的将周梦龙的头儿向着自己的两腿之间的方向塞着,嘴里的那呻吟声也大了起来:「啊,啊,梦龙,你,你这个坏蛋,你,你弄死姐姐了,你,你真的坏死了,姐姐,啊,啊,姐姐,啊,啊,姐姐都要死掉了,坏,啊,啊,坏梦龙,啊,啊,坏梦龙,你,你啊,啊,啊,梦龙,姐姐,啊,啊,姐姐好,好,啊,啊好,痒呀,姐姐,啊啊,啊,啊,姐姐好麻呀,梦龙,梦龙,啊,啊,你,你个坏蛋,你这小坏蛋。」

  周梦龙自然知道自己的那鼻子触碰到的是于惠芸的身体上的什么东西,也从于惠芸的那呻吟声和身体的动作之上知道了于惠芸对那硬硬的东西实在是敏感得很。

  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更加的兴奋了起来,存心要在这种情况之下,让于惠芸达到第一次的高潮,于是,周梦龙不由的更加的用劲的在于惠芸的那两腿之间的一处粉红色的肉缝的那硬硬的突起上摩擦了起来,同时,周梦龙的那一双手儿也紧紧的扶住了于惠芸的那大屁股,以防止于惠芸在受不了的时候离开自己,从而使得自己的愿望落空。

  「梦龙,姐姐,啊,啊,啊,姐姐,不行,啊,啊,姐姐不行了,啊啊,小屄,小屄给,给你弄得,给你弄得好麻呀,啊,啊,死梦龙,坏梦龙,快点,再用力一点,啊,啊,姐姐要到了,姐姐,要到了,啊,啊,梦龙,姐姐到了,要到了。」

  一边说着,于惠芸一边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将周梦龙的那头向着自己的两腿之间按了下去,与此同时,于惠芸的身体不由的颤抖了起来,而本来是分开着的那双腿,也再一次的紧紧的夹了起来,将周梦龙的那头儿死死的夹在了自己的两腿之间,一大股阴精也随着于惠芸的那呻吟声,而喷射了出来,全部都射在了周梦龙的那张还带着邪气的脸上。

  于惠芸的身体几乎都要软了下来,好在身后是墙面,于惠芸勉强的支持着,才没有让自己的身体倒下来,而是站在了那里,嘴里喘着粗气,看着周梦龙,那媚眼如丝的脸上,也不由的露出了那种极度的快乐以后的那种满足的神色,使得这个美艳熟妇看起来更加的妩媚动人。

  微微的喘息了两声以后,于惠芸才支撑起了身体,妩媚的看着周梦龙,对周梦龙道:「梦龙,你真的好历害呀,刚刚那一刻,姐姐都怀疑,这身体不是我的呢。」

  周梦龙听到于惠芸这么一说,不由的伸出手来,将自己的那脸上沾着的从于惠芸的肉缝里弄出来的阴精给擦了个干净,然后笑嘻嘻的对于惠芸道:「姐姐,你可是满足了,可是,可是你看我,我的鸡巴还硬着呢。」

  一边说着,周梦龙一边抓起了于惠芸的纤纤玉手,向着自己的坚硬如铁的大鸡巴摸了过去,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渴望的神色,那意思是什么,于惠芸当然看得明白的了。

  白了周梦龙一眼以后,于惠芸不由的妩媚的对周梦龙道:「梦龙,就知道你是个色鬼狼,永远也满足不了的。」

  一边说着,于惠芸一边蹲下了身体,熟练的拉开了周梦龙的裤子的拉链以后,于惠芸就将周梦龙的那一根杀气腾腾的大鸡巴给拿了出来,放到那弹指可破的俏脸上,打量起了周梦龙的大鸡巴来了,于惠芸看到,周梦龙的大鸡巴,现在已经是坚硬如铁了。

  看到周梦龙的大鸡巴之上,似乎还流出了一滴眼泪,于惠芸不由的心疼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于惠芸不由的伸出了舌头来,在周梦龙的大鸡巴上轻轻的舔了一下。

  将那马眼上的那眼泪给含入到了肚子里以后,于惠芸才对着周梦龙的大鸡巴嫣然一笑:「我亲爱的大鸡巴,刚刚是不是没有尝到我的小屄的味道,而只是让你老老实实的呆在裤子里面,你感觉到委曲了,看你,眼泪都流出来了,放心吧,大鸡巴,姐姐是不会忘记了你对我的好的,我会让你感觉到舒服和满足的,来把,大鸡巴,现在,就让姐姐好好的亲亲你。」

  一边说着,于惠芸一边伸出了舌头,开始在周梦龙的大鸡巴的那鬼头的周围舔动了起来,那灵活的舌头,就如同是毒蛇一样的,不停的在周梦龙的大鸡巴上舔动着,诱惑着周梦龙。

  周梦龙感觉到,于惠芸的那个香软的舌头,正不停的在自己的大鸡巴上舔动着,于惠芸的那舌头是那么的温暖,那么的灵活,使得自己的大鸡巴一下子就不由的变得冲动了起来。

  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急不可耐的挺动起了屁股,使得自己的大鸡巴在于惠芸的那性感而微薄的嘴唇上顶撞了起来。

  于惠芸感觉到了周梦龙的动作,知道周梦龙是通过他的身体语言来向自己表示着,他已经有些受不了了,要将大鸡巴插入到自己的那嘴巴里,在这种情况之下,于惠芸不由的握着周梦龙的大鸡巴,以免得周梦龙一时冲动之下,趁着自己小嘴张开的时候将大鸡巴插入到自己的嘴里,握住了周梦龙的大鸡巴,使得周梦龙不能乱动了以后,于惠芸才抬起头来妩媚的看了看周梦龙。

             九十九于姐惠芸五

  「梦龙,你急什么急么,姐姐还没有玩够你的大鸡巴呢,你再让我玩一会儿好不好呀。」

  说完这句话以后,于惠芸低下了头来,将那握着的周梦龙的大鸡巴,贴在了自己的脸上,用自己的那弹指可破的俏脸,开始在周梦龙的大鸡巴上摩擦了起来。
  同时,于惠芸也伸出了舌头,开始伸向了周梦龙的阴襄和那两腿之间的大腿根部,在周梦龙的那敏感的地带上挑逗了起来。

  周梦龙感觉到自己的大鸡巴在于惠芸的那挑逗之下,就像是要爆炸了一样的难受了起来,而于惠芸却好像存心要跟自己做对一样的,却只是用自己的那张弹指可破的俏脸在自己的大鸡巴上摩擦着,就是不肯将大鸡巴给含入到于惠芸的那嘴巴里去。

  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焦急了起来,而现在,周梦龙的大鸡巴正给于惠芸给紧紧的握着,周梦龙虽然心中焦急,却也是无能为力的了。

  可是马上的,周梦龙的那眼前不由的微微一亮,原来,于惠芸蹲了下去以后,那一个头因为正弯着和周梦龙的大鸡巴亲热,所以那腰也无形中弯了起来,从而使得于惠芸的那衣领也不由的微微的垂了下来,在饱满的胸脯和于惠芸的那衣领之间,形成了大约一个拳头大小的空隙,而从周梦龙的这个位置看过去,却正好可以看到于惠芸的那衣服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坚挺的乳房的无限的风光了。

  周梦龙看到,正在于惠芸的胸前高高的耸立着的饱满而坚挺的乳房,正因为那重力的作用,而微微的向下垂着,而那两个乳房之间的乳沟,从周梦龙的这个位置看过去,却又是显得那么的迷人而深邃,而在这一刻,周梦龙似乎已经闻到了从那一对饱满而坚挺的乳房的那中间散发出来的那种乳香味了,看到这迷人的情景,周梦龙不由的觉得有些口干舌躁了起来。

  而于惠芸用自己的那弹指可破的俏脸在周梦龙的大鸡巴上摩擦了一会儿以后,便不由的张开了小嘴,一只手握着周梦龙的大鸡巴,向着自己的嘴里送了过去。
  可是,于惠芸却并没有将周梦龙的大鸡巴给一下子含入到嘴里,而是用自己的那嘴唇给含住了周梦龙的那龟头,在那里吮吸了起来。

  于惠芸的现在的样子,就像是一个初生已经饿了几天的婴儿一样的,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母亲的乳头就在自己的嘴边了,不由的尽情的吮吸了起来。

  一个舌头,也不由的伸了出来,一边吮吸着周梦龙的龟头,于惠芸一边用自己的那灵活的舌头,在周梦龙的龟头上搔刮了起来,在同时,于惠芸还抬起了头来,看着周梦龙,仿佛想看看周梦龙在自己的挑逗之下,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反应。
  周梦龙看到,随着于惠芸的那行动,于惠芸的那一对正在上衣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乳房,不由的微微的颤抖了起来。

  而在于惠芸的胸前不停的晃动着,诱惑着自己的神经,看到于惠芸的胸前的那美妙的风景,周梦龙不由的心中微微一热,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一边欣赏着于惠芸的胸前的那一对正在上衣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坚挺的乳房给自己带来的那种养眼的感觉,一边尽情的享受着自己的身体在于惠芸的那嘴巴里进进出出时的那种美妙的感觉来了。

  周梦龙感觉到,随着于惠芸抓住了自己的那鸡巴的小手上越来越用力,而那嘴巴上也越吸越起劲的时候,自己的大鸡巴不由的酥痒了起来。

  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再也按耐不住的将自己的腰身一挺,就想将自己的大鸡巴齐根的插入到于惠芸的那嘴巴里,以享受一下于惠芸的那嘴巴的那种温暖如春的感觉,而周梦龙却没有想到,于惠芸的那小嘴,又怎么能包裹得住自己的大鸡巴呢。

  周梦龙的大鸡巴才插入到于惠芸的那小嘴里一半的时候,于惠芸的那小嘴就已经装不下周梦龙的大鸡巴了,可是周梦龙却还是不停的将自己的大鸡巴向着于惠芸的那嘴巴里插着。

  这样一来,大鸡巴的顶端,就一下子插入到了于惠芸的那喉头的深处了,于惠芸本来正在享受着周梦龙的大鸡巴的坚硬和火热的,却没有想到周梦龙竟然不顾自己的小嘴而强行的将自己的大鸡巴插进了自己的嘴里,在这种情况之下,于惠芸不由的感觉到了一阵的恶心,于是,于惠芸不由的连忙的将周梦龙的大鸡巴给吐了出来,而在那里拍着胸脯咳嗽了起来。

  看到于惠芸几乎连眼泪都咳出来了,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歉然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连声的对于惠芸道:「姐姐,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太心急了,姐姐,你没事吧。」

  过了好一会儿,于惠芸的那咳嗽声才渐渐的小了起来,听到周梦龙这么一说以后,于惠芸不由的白了周梦龙一眼:「梦龙,你怎么那么性急呀,你看看你把你姐姐给弄得。」

  说到这里,于惠芸看了周梦龙一眼,看到周梦龙正一脸歉然的看着自己以后,才嫣然一笑对周梦龙道:「不过没事的,梦龙,姐姐知道你快忍不住了,这也是正常的,只是你要知道,你的大鸡巴比一般人的都要大,以后对女性的时候,可千万要温柔一点呀,不然的话,十个女人里面,倒有九个会适应不了你的大鸡巴的。」

  说到这里,于惠芸不由的蹲了下来,握住了周梦龙的大鸡巴,又想将周梦龙的大鸡巴给含入到嘴里去,可是这一次,周梦龙却阻止了于惠芸,而是对于惠芸道:「姐姐,我受不了了,你,你就不要再含我的大鸡巴了,让我直接插你的小屄吧,这样,梦龙才会觉得好受一些的,姐姐,好不好呀。」

  于惠芸又不是第一次和周梦龙在一起,知道周梦龙还没有到那种迫不及待的想要插入到自己的身体里去的那种地步的,而周梦龙之所以这么说,无非就是怕自己再忍不住的出现刚刚那样的情况了,想要周梦龙对自己的体贴,于惠芸不由的感激的对周梦龙一笑:「好的,梦龙,姐姐知道你对姐姐的心意了,来吧,姐姐今天让你尝试一个新鲜的玩法,保证会让你喜欢的,来梦龙,先让我站起来。」
  于惠芸站了起来以后,一只手握着周梦龙的大鸡巴,就引导着周梦龙向着自己的那两腿之间插了过去,而因为于惠芸的身后是墙面,所以,于惠芸也不会害怕自己会倒在地上,所以,于惠芸不由的将大腿张得开开的,使得周梦龙的大鸡巴,很快的就来到了那自己的女性的两腿之间的一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那还在散发着女性的身体深处的淡淡的幽香的肉缝的边缘。

  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在感觉到于惠芸的那玉手引导着自己的大鸡巴来到了于惠芸的那两腿之间的一处微微隆起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三角地带以后,便不由的急不可待的挺动起了自己的屁股,使得自己的大鸡巴在于惠芸的肉缝的边缘不停的顶撞了起来。

  于惠芸似乎感觉到了周梦龙的那心情,不由的手上微微一用劲,就在周梦龙的大鸡巴上轻轻的捏了一下,然后,才对周梦龙道:「梦龙,你急什么呀,姐姐还没有准备好呢。」

  说话间,于惠芸张开了双腿,同时,将自己的屁股向前挺动了起来,使得自己的那两腿之间的一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小屄在周梦龙的面前张了开来,然后,于惠芸引导着周梦龙的大鸡巴,向着自己的那已经是润滑无比的肉缝里塞了进去。

  而周梦龙又一次听到于惠芸责怪自己太性急,不由的心中火起,于是,周梦龙不由的升起了一个念头,那就是要好好的挑逗一下于惠芸。

  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虽然感觉到了于惠芸的那粉红色的肉缝中已经发出了一股吸力,就想要将自己的大鸡巴给吸入到肉缝里面,而于惠芸也正手上微微的用着劲,将自己的大鸡巴使劲的向着肉缝里面塞着。

  但是周梦龙却像是不为所动一样的,静静的站在了那里,任由于惠芸在自己的大鸡巴上动着,自己就是一动不动的,而大鸡巴也因为周梦龙的不配合,从而给于惠芸线塞入了一个龟头以后,但在于惠芸的那两腿之间的一处粉红色的肉颖里停止不前了起来。

  这一下,于惠芸不由的着急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于惠芸不由的扭动起了身体,嘴里也所喘嘘嘘的对周梦龙道:「梦龙,你怎么了,怎么突然间不动了,姐姐好难受呀,你就动一动吧,姐姐求求你了。」

  一边说着,于惠芸一边紧紧的搂住了周梦龙,想让周梦龙在自己的怀里动起来,但是周梦龙已经是存心要捉弄于惠芸了,又怎么会让于惠芸得意呢,所以,不管于惠芸如何的动,周梦龙就是不为所动。

  但同时,周梦龙也感觉到,由于于惠芸正在那里不停的扭动着身体,从而使得于惠芸的阴毛在自己的那耻骨上不停的摩擦了起来。

  而于惠芸的那一对正在上衣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坚挺的乳房也在自己的胸膛上摩擦了起来,而自己的大鸡巴也有一部分已经插入到了于惠芸的那两腿之间的一处肉缝里面,种种的诱惑,使得周梦龙不由的心中也开始冲动了起来,但是周梦龙为了报复于惠芸的那责怪,却又不想那么轻易的就将自己的大鸡巴给插入到于惠芸的那两腿之间的肉缝里面。

  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的眼前不由的一亮,想到了一个好主意,这样既可以继续的挑逗于惠芸,又可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于是,周梦龙不由的低下了头来,一只手搂着于惠芸的身体,而另一只手,则解起了于惠芸的那衣服来了,周梦龙就想要解开于惠芸的正紧紧的包裹着于惠芸的丰满而坚挺的大乳房的那衣服,使得于惠芸的乳房给暴露在自己的面前,让自己好好的玩弄一下。

  于惠芸的那衣服在周梦龙的灵活的手指的行动之下,很快的就无力的飘向了地上,而现在,于惠芸的上半身,除了一件正紧紧的包裹着于惠芸的那雪白而丰满的乳房的胸罩,就什么也没有了。

  看到那一对正在乳罩的紧紧的包裹之下的于惠芸的那雪白而丰满的乳房,周梦龙不由的一低头,就开始用自己的脸儿,在于惠芸的乳房上摩擦了起来,那脸上触碰到的于惠芸的乳房上的光滑而细腻的肌肤,让周梦龙不由的感觉到了一阵发自内心的,异样的兴奋。

           一百于姐惠芸六(1-98)

  而于惠芸感觉到,自己的乳房受到了周梦龙的挑逗,一阵阵的充满了男性的火热的气息的那呼吸从周梦龙的嘴里喷了出来,扑打在了自己的乳房上的那娇嫩的肌肤之上,使得自己不由的情不自禁了起来,可是,那自己的肉缝里的那只插入了一个龟头的周梦龙的大鸡巴却在那里停止不前了起来,全身的欲望和冲动得不到发泄,于惠芸不由的情急了起来。

  在这种情况之下,于惠芸一边晃动着自己的乳房,安慰着周梦龙,让周梦龙在自己的乳房上得到满足,而同时,于惠芸也不由的呻吟了起来:「梦龙,好梦龙,你怎么还不进去呀,姐姐,姐姐,都给你弄得难受死了,好梦龙,来吧,快点将你的大鸡巴插入到姐姐的那小屄里面,帮姐姐止止痒吧,姐姐,姐姐都有些支持不住了,梦龙,求求你了,不要再逗我了,好不好,梦龙,快进来吧,我都要给你弄疯了。」

  周梦龙看到,于惠芸虽然那嘴里说自己太性急了,可是在自己的微微的挑逗之下,于惠芸就变得比自己还性急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微微一笑,从于惠芸的饱满的胸脯上面抬起了头来,坏坏的看着于惠芸道:「姐姐,刚刚你不是说我心太急了么,怎么了,我不是听你的话不急了起来了么,怎么了,姐姐也开始着急了起来了呀,姐姐,你不是说过你不急的么。」

  于惠芸听到周梦龙这么一说,才知道周梦龙的大鸡巴不肯进入自己的真正的原因就是因为自己的那嘴里责怪了周梦龙两句,可是现在的于惠芸已经是欲火焚身了起来,又怎么顾得上和周梦龙计较这么多呢,在这种情况之下,于惠芸不由的扭动着身体,喘息着对周梦龙道:「梦龙,梦龙,我,我错了,我错了,对不起了,你不要怪姐姐了,好不好。姐姐下面痒得很,你快把你的大鸡巴插进来吧。」
  周梦龙也早以忍不住了,之所以迟迟的不让自己的大鸡巴进入到于惠芸的身体里,等的就是于惠芸的这一句话,现在听到于惠芸这么一说,周梦龙再也忍不住的腰身一挺,只听滋的一声轻响,接着于惠芸发出了一声欢快的呻吟声,那一个大鸡巴终于在于惠芸的那期待之下,插入了她那两腿之间的一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还在散发着诱人的体香的肉缝之内了。

  周梦龙一将自己的大鸡巴插入到于惠芸的肉缝里面,就感觉到,于惠芸的肉缝就像是有着无穷的吸引力一样的,将自己的大鸡巴给深深的吸入到了肉缝里面。
  而那一阵阵的温暖如春的感觉,也从周梦龙的大鸡巴上清楚的传到了周梦龙的心里,使得周梦龙不由的有些说不出来的舒服的感觉。

  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以后,周梦龙开始挺动着自己的屁股,用自己的大鸡巴开始在于惠芸的那两腿之间的一处微微隆起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还带着于惠芸的那淡淡的幽香的肉缝里轻轻的抽插了起来。

  周梦龙感觉到,随着自己的大鸡巴在于惠芸的肉缝里抽插了起来,于惠芸的肉缝里的肌肉不由的蠕动了起来,那一层一层的肌肤,紧紧的套着自己的大鸡巴,使得自己的大鸡巴刚刚脱离一层肌肉的包裹,又陷入到另一层肌肉的包裹之中了,使得自己的大鸡巴始终的在于惠芸的肉缝的包裹之中了,使得自己的大鸡巴在于惠芸的肉缝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的感觉。

  而同时,周梦龙也感觉到,随着自己的大鸡巴受到那种刺激,大鸡巴竟然又在于惠芸的那两腿之间的一处女性的身体最重要最柔软最神秘的三角地带里面涨大了少许,一下子将于惠芸的肉缝给塞得满满的起来了。

  一阵阵的充实的感觉涌上于惠芸的心头,使得于惠芸不由的心神荡漾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于惠芸不由的紧紧的搂住了周梦龙的脖子,将自己的身体死死的贴在了周梦龙的身上,一边扭动着自己的身体,方便着周梦龙的大鸡巴对自己的肉缝的抽插,一边不停的在周梦龙的耳边道:「梦龙,你的大鸡巴好粗,好大,好硬呀,弄得姐姐舒服死了,好梦龙,坚持住,给姐姐快乐吧。」

  于惠芸的话,更加的刺激了周梦龙的神经,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用自己的大鸡巴对于惠芸的那一个两腿之间的肉缝的抽插的力度和速度,不由的渐渐的加大了起来。

  两人的身体撞击在一起时发出的那种啪啪的声音,让人听了以后不由的热血沸腾了起来,而马上,周梦龙又感觉到有点不满足了起来,原来,周梦龙和于惠芸都是站着的,从而使得,周梦龙的大鸡巴无论怎么样的用劲,都无法插入到于惠芸的身体深处。

  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一边继续的用自己的大鸡巴在于惠芸的肉缝里面抽插着,享受着于惠芸的那紧窄的小肉缝给自己带来的那种美妙的感觉,周梦龙一边在于惠芸的耳边喘息着对于惠芸道:「姐姐,我,我感觉到,我的大鸡巴,好像,好像还不满足呀,你,你能不能,你能不能,能不能想个什么办法,让,让我的大鸡巴,让我的大鸡巴能更加的深入到你,你的小骚屄里面去呀。」
  于惠芸的到周梦龙这么一说,不由的妩媚的看了看周梦龙,然后,于惠芸将自己的一条腿抬了起来,示间周梦龙招着自己的腿儿。

  周梦龙会意的将于惠芸的一条腿给抱在了自己的腰际,而周梦龙感觉到,这样的姿势,使得于惠芸的那两腿之间的一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骚屄在自己的面前更加的突出了出来,自己的大鸡巴几乎是毫不费力的,就能够深深的插入到于惠芸的那小骚屄里面了。

  这样的发现,使得周梦龙不由的很快的兴奋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一边享受着那自己的大鸡巴每一次深入到于惠芸的身体里给自己带来的那种快乐的感觉,一边在于惠芸的那耳边喘息着道:「姐姐,你的小屄,你的小屄,你的小屄真的太好了,夹得我的,夹得我的大鸡巴,真的,真的舒服死了,我的,我的大鸡巴,我的大鸡巴,真的是,真的是爱死,爱死你的小骚屄了。」

  「啊,梦龙,梦龙,我的好梦龙,我的亲梦龙,我的乖乖的亲梦龙,姐姐,姐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姐姐,姐姐,啊,受不了,受不了了啊,姐姐,姐姐喜欢,喜欢死,死你的,你的大鸡巴了,梦龙啊,梦龙,用你的大鸡巴,用你的大鸡巴狠狠的,狠狠的干我,干我吧,姐姐,姐姐爽死了,姐姐爽死了,姐姐真的被你的大鸡巴,被你的大鸡巴干得好舒服,好舒服,好舒服呀,梦龙,我,我,我,受死你的,你的大鸡巴了。」

  「梦龙,你的大鸡巴好像,好像还在大呀,梦龙,姐姐,姐姐都要给你干死了,姐姐,姐姐太舒服了,梦龙,梦龙,姐姐再,再也离,离不开你的大,大鸡巴了,梦龙,来吧,梦龙,狠狠的用你的大鸡马,狠狠的用你的大鸡巴插我的小骚屄吧,让,让我的,让我的小骚屄满足一次,让我的小骚屄满足一次吧,梦龙狠狠的干我,梦龙,你真历害,你真的好,好历害呀,姐姐,姐姐都感觉到,你,你的大鸡巴,你的大鸡巴都顶在了,顶在了我的花心之上了。」

  「姐姐,姐姐,我,我,我也好舒服呀,姐姐,你的,你的小骚,你的小骚屄真的,真的好紧呀,还会,还会吸我的,吸我的大鸡巴中呢,姐姐,姐姐,你的小屄真的会,会吸我呀,我,我都感觉到了,我都感觉到了,姐姐,以后,我,我就要经常的这样的,这样的干你了,姐姐,你喜欢不喜欢,喜欢不喜欢我这样的干你呀,我,我,我每天,我每天都要干你三次,就像,就像是吃饭一样的,不,不对,我,我要干,干你四次,因为因为我公还要吃,吃霄夜呢,姐姐,以后,以后,我,我每天干,干你,干你四次好,好不好呀。」

  「梦龙,梦龙,好,好,姐姐每天都让你干,你就算是,你就算是把姐姐的小骚屄给干,干肿了,姐姐,姐姐也要让你干,姐姐,姐姐的小骚屄,小骚屄就是你的了,你以后,你以后,不但可以用,用你的大鸡巴来干我,还,还可以,还可以用你的,用你的嘴巴,你的舌头,你的手指,来插你姐姐,你姐姐的小骚屄的,姐姐,姐姐随时,随时都会,都会准备着,准备着让你,让你好好的,好好的插我呢。」

  「梦龙,梦龙,你的大鸡巴,你的大鸡巴,好像,好像又大了不少,啊,大了不少呀,啊,啊,梦龙,姐姐,姐姐感觉到好涨,好涨,好麻,好麻呀,来,梦龙,用力的干你的姐姐吧,姐姐,姐姐想要在你的抽插,抽插之下,达到高潮,梦龙,用你的大鸡巴,让姐姐达到高潮吧,来吧,梦龙,来把,用你的大,大鸡巴,尽情的,尽情的享用,享用我的,我的小骚,小骚屄吧,快点,再快点,姐姐,姐姐感觉到,高潮,高潮就要,就要来了。」

  周梦龙听到于惠芸说高潮就要来了,不由的咬紧了牙关,开始疯狂的用自己的大鸡巴在于惠芸的肉缝里抽插了起来,而那淫水,从那两人的那交合的地方缓缓的流了下来,打湿了周梦龙和于惠芸的阴毛,又从那两人的大腿上流到了地上,那样子看上去份外的淫荡,于惠芸感觉到自己的那体内的快乐一浪高过一浪,受到这种刺激,于惠芸也不由的疯狂的扭动起了自己的身体,使得大鸡巴,每一次都插到了自己的身体深处。

  「梦龙,啊,我不行了,高潮,高潮,高潮来了,梦龙,姐姐到了。」
  于惠芸终于歇斯底里的摇晃起了自己的脑袋来了,随着于惠芸将周梦龙越搂越紧,一大股的阴精从于惠芸的那子宫里喷射了出来,浇在了周梦龙的龟头之上,而周梦龙经过了几千次的抽插,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被那滚烫的阴精一浇,周梦龙再也忍不住的精关一松,一大股又浓又稠的那精液,从那马眼中喷射了出来,全部都身入到了于惠芸的那子宫的深处,而两人在达到高潮以后,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直到良久以后,两人才恋恋不舍的分了开来。

  第二一早,按照和于惠芸所约定的,周梦龙在路边接上了这个美艳的熟妇,向着省城赶了过去,在经过五个多小时的车程以后,来到了省城,今天因为有于惠芸这个成熟美艳的妇人在一边陪着说话解闷,虽然因为司机的存在而不能动手动脚,但是周梦龙却觉得时间过得飞快。

  在将于惠芸安顿了下来以后,周梦龙走出了酒店,闻着城市的空气中弥散着的那熟悉的气息,周梦龙不由得挥了挥手,嘴里也喃喃的道:「我回来了,周梦龙回来了,钱楠,钱妃兰,婷婷,妈,我回来了,你们等着吧,这一次到省城里面,我不将你们给干得三天三夜下不了床,也就枉了我想你们的这十多天的时间了。」

  一想到钱楠母亲在床上的风骚浪荡,周梦龙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乐,因为想给自己的女人们一个惊喜,所以在昨天晚上例行的通电话的过程中,周梦龙丝毫没有透露出自己要回省城的消息,一边想着自己的这些可爱的女人们在看到自己突然出现在她们面前时所露出来的欣喜若狂的表情,周梦龙一边拦了一辆车,向着钱楠母女的住所奔了过去。

  来到钱楠的家里的时候,才下午四点多一点,而这个时间,正是钱楠和钱妃兰上班的时间。打开门以后,一股熟悉的淡淡的清香从房间里喷了出来,让周梦龙的心一下子变得激动了起来,看了看墙上的挂钏,觉得时间还早,周梦龙打开冰箱,拿出了里面的食物,做起了饭来了。

  周梦龙虽然风流成性,但是只要和他有过肌肤之亲的女子,周梦龙都看得重得不得了,在结婚的时候,周梦龙的女人,已经不下十个了,但是周梦龙知道,自己对这些女人,一样的珍若生命,虽然自己不能保证自己不会再在外面沾花惹草,但是自己对自己的这些女人,却都是真心实意的。

          一百零一回家行之雪睛和婷婷一

  做好了晚饭以后,看了看时间,才五点半多一点,按照时间,再有十多分钟,钱楠母女两人应该都会回来了,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不由的坏坏的笑了起来,在客厅里打量着,想着自己要躲在一个什么地方,在母女两全进门的时候,突然间出现在她们的面前,吓她们两人一下。

  找了一个角落以后,周梦龙坐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下,虽然经过了五个多小时的车程,回家以后又做了一顿晚饭,但是一想到自己又可以和自己心爱的女人们在一起了,又可以尝一尝那种销魂的滋味了,周梦龙就觉得精神百倍了起来,脸上也再次的露出了色迷迷的笑容。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不一会儿功夫,周梦龙就听到,一阵开门的声音响了起来,听到这声音,周梦龙从沙发上一跃而起,躲到了自己刚刚选好的地方,刚刚藏好身体,一阵高跟鞋的声音响了起来,两个女人的对话的声音传入到了周梦龙的耳朵里,正是钱楠和钱妃兰母女回来了。

  钱楠一回家,就将自己的高跟鞋踢到了一边,穿着短丝袜的美腿,踩在了地板了,而钱妃兰毕竟是省纪律书记,举动可要比钱楠优雅得多了,一边跟在钱楠的身后将她的高跟鞋收了起来,放到了鞋架之上,一边换上了拖鞋,一边有些责怪的对钱楠道:「楠儿,你看你,就是没个检点,都已经是结婚的女人了,一点也不顾家的感受,要是梦龙在,看到你将这家弄得乱七八糟的样子,可是一定会生气的。」

  说话间,钱楠和钱妃兰母女两人已经走进了客厅,离周梦龙藏身的地方只有一米多的距离了,周梦龙躲在暗处看着娇艳的母女两人,想到和这一对母女花在一起的日日夜夜,心中不由的一暖,虽然十多天没见了,但是钱楠母女两人和周梦龙离开的时候差不多,只是眉目之间,似乎多了一丝幽怨的神色。

  一边将一大杯水喝了下去,钱楠一边俏皮的对着正一脸嗔怪的看着自己的钱妃兰眨了眨眼睛:「妈,你看你说的,梦龙那么爱我,他都说了,他爱我的一切,包括缺点和优点,他又怎么会因为这些小事而生气呢,只是,妈妈,我觉得,梦龙走了以后,你一天都要念上几百遍他的名字,这还不包含你上班的时间,妈,你是不是太想梦龙了呀。」

  钱妃兰显然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儿竟然拿着自己开起了玩笑来,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不由的一红,在这种上情况之下,钱妃兰不由的呸了一口:「楠儿,你看你说的,梦龙是你的老公,也是我的老公呀,我想他,是再正常不过的,我可不像某些人一样的,虽然嘴里说着不想人家,可是一到晚上,却翻来翻去的睡不着,有时候,还跑到厕所里去自己解决呢,我也真搞不明白你,我们两天天在一起,每一次,我也弄得你欲仙欲死的,但是却怎么就满足不了你呢,唉,楠儿,不行,你就去春呈吧,也许,只有到了那里,天天让周梦龙干你个十次八次的,你就会睡得着了。」

  钱楠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也是不由的微微一红,嗔怪的白了钱妃兰一眼以后,钱楠轻声的道:「妈,你不知道的了,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你不是用手指就是用假阳具,但是那东西的硬度和热力,怎么能跟梦龙的宝贝比呢,只有他用他的宝贝插我的时候,我才会真正的兴奋起来,哎,妈,不说这些了,说这些又有什么用,解决不了实际问题,反而将我的下面想得痒痒的,算了。」

  周梦龙在市里的时候,钱楠主动的暗示钱妃兰,并帮助着周梦龙,使得周梦龙将钱妃兰这个美艳熟妇给上了,而钱妃兰本来就是一个生性高雅之人,虽然尝到了和周梦龙在一起时的那种销魂的滋味,但是想到自己和钱楠那可是母女共一夫,可是乱伦,钱妃兰就觉得有些放不开。

  也正是因为如果,虽然钱楠不止一次的在钱妃兰的面前提出过要和自己的母亲一起侍候周梦龙,但是钱妃兰却以这样那样的借口给推拖了过去,直到那一天,周梦龙和钱楠在一起的时候,打通了钱妃兰的电话,使得电话的那头的钱妃兰清楚的听到了自己的女儿在周梦龙坚硬而火热的大鸡巴的抽插之下发出的淫声浪语之后,才将她的想法慢慢的转变了过来。

  而让周梦龙没有想到的是,自从钱楠和钱妃兰母女一起和自己大战一场以后,这个美艳熟妇的心性似乎有了不小的转变,在自己和钱楠的调教之下,钱妃兰在人前人后的时候,还是一个威风八面的省纪委副书记,而只要一回到家里,她就变成了一个荡妇了。

  成熟的女人毕竟是过来人,而她在家里这一变得风骚浪荡了起来以后,那种感觉,让周梦龙爱她爱到了极点,还有一点,周梦龙隐隐的意识到了,那就是,钱妃兰毕竟是省纪律副书记,可以说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而一个白天自己事事都要听命的人,到了晚上回到家里以后,却什么风骚浪荡的话都能说得出来,那种征服的快感,却不是在钱楠这些女子身上所能体会得到的了。

  听着母女两人在那里谈笑着,打闹着,语气之间却透露出了对自己浓浓的思念之情,周梦龙只觉得全身都跟泡在了温泉里一样的,变得暖洋洋的起来了,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猛的从自己躲藏的地方跳了出来,同时,嘴里发出了一声大叫。

  两个正在那里嬉笑打闹的女子,自然没有想到这个房间里竟然还有第三者存在,突如其来的声音,让这两个女人都情不自禁的发出了一声尖叫,钱楠夸张一点,一下子用手捂住了眼睛,而钱妃兰毕竟是见过大风浪的人儿,在尖叫了一声以后,回过了神来,抄起了沙发上的一个枕头,就要向周梦龙扔过去,但是当她的目光落到了周梦龙的那张带着坏坏的标致性笑容的脸上的时候,整个身体一下子僵硬了起来,在怔怔的看了周梦龙有几秒钟以后,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突然间一红,两颗豆大的泪珠,滑了下来。

  周梦龙一时恶作剧心起,想着要出其不意的吓呼钱楠和钱妃兰母女一下,但是现在看到钱楠吓得的那个样子和钱妃兰怔怔的样子,周梦龙隐隐的觉得自己做得有些过份了,现在又看到钱妃兰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竟然流出了泪来,周梦龙不由的吓了一大跳。

  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连忙走到了钱妃兰的身边,一把搂住了钱妃兰,一边吻着她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的泪珠,一边轻声的道:「妃兰姐,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本来只是想给你们一个惊喜的,但是却没有想到,没有想到吓着你们了,真的对不起,梦龙该死。」

  钱妃兰这时缓过了一丝劲来,在感觉到周梦龙搂住了自己以后,也伸出手来,紧紧的搂住了周梦龙,一边搂着他,还一边伸手在周梦龙的身上轻轻的捶打着,嘴里也动情的道:「梦龙,是你,真的是你,不,不,你不要怪你自己,我们不怪你的,你,你能出现在我的面前,就算是吓死我,我,我也是心甘情愿的。」
  听到钱妃兰的话,想到这个成熟美妇对自己的情深意重,周梦龙的心中升起了一种深深的感动,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更加用劲的将钱妃兰给搂在了怀里,说来奇怪的是,虽然钱妃兰的一对正在上衣紧紧的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乳房,正顶在了自己的胸脯之上,周梦龙也感觉得出来钱妃兰的乳房正在自己胸脯的挤压之下慢慢的变幻着形状,但是在这一刻,周梦龙的心中却并没有丝毫情色的成份。

  钱楠站在那里,捂住了自己的嘴,但是过了好一会儿,她感觉到客厅里一下子沉浸了起来,想起刚刚自己的惊慌失措的时候隐约的听到母亲喊出了梦龙的名官,美艳的少妇心头一动,在这种情况之下,钱楠下意识的抬起了头来,向着周梦龙看了过去。

  在看到周梦龙以后,钱楠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惊慌的神色一下子消失不见了起来,取而代之的,却是欣喜若狂的表情,但是,当她看到周梦龙只是紧紧的搂着自己的母亲,而根本没有在乎自己的存在的时候,一张性感而微薄的小嘴不由的嘟了起来。

  在这种情况之下,钱楠三步并做两步走到了正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的两个人的面前:「周梦龙,你要死了,竟然敢这样的吓我们,你真是的,回来也不通知我一声,你看我等下怎么治你。」

  一边说着,钱楠一边伸出手来,用力的将周梦龙和钱妃兰给分了开来。
  感觉到自己和周梦龙拥抱了那么长的时间,而且是当着自己的女儿的面,而自己刚刚还在这件事情上取笑过钱楠,钱妃兰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更红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钱妃兰又听到钱楠这样跟周梦龙说话,不由的嗔怪的看了钱楠一眼:「楠儿,你看你,梦龙回来可是高兴的事情呀,你怎么这样跟他说话呢。」
  周梦龙看着钱楠看着自己咬牙切齿的,一副恨不得吃了自己的样子,不由的苦笑了一声:「楠儿,我只是想要给你们母女两人一个惊喜么,却没有想到吓着你们了,以后,我再也不敢这样子做了,好了楠儿,不要生气了好不好,你看看,我刚到省城,连父母那里都没有回,就直接来到这里了,你说说,你们母女两人是不是在我的心中最重要呀。」

  听到周梦龙这样一说,钱楠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才慢慢的松驰了下来,但是脸上松驰了下来,却并不等于说她原谅了周梦龙,在美目一转以后,钱楠微微一笑:「好,看在你第一时间到我们这里来的份上,我就饶过你这一次,但是你先别高兴得太早了,你这次犯下的罪行很严重,死罪可免,活罪难饶,我看,我看就让你。」

  看着钱楠的样子,钱妃兰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不由的露出了会心的微笑,在这种情况之下,钱妃兰走到了钱楠的身边:「楠儿,你说得对,梦龙这一次真的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饶。」

  听到自己的母亲也站在了自己这一边,钱楠不由的露出了几分得意的笑容看着周梦龙。

  可是还没有等到钱楠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的得意的笑容完全碇放开来,钱妃兰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楠儿,你看,我们这样子治她的罪好不好,他不是今天才来么,坐了那么久的车,一定累得很了,这样吧,今天晚上,你就让她休息一下,让我跟梦龙睡吧。」钱楠自然没的想到,自己母亲之所以会那样的站在自己这一边,原来是在这里等着自己呢,听到钱妃兰这样一说以后,钱楠的笑容一僵,转过头来看着钱妃兰,在看到钱妃兰的脸上露出的嫣然的笑容以后,钱楠知道,这是母亲在作弄自己呢,在这种情况之下,钱楠不由的扭了一下身体:「妈,你坏死了,还是我的母亲呢,竟然和梦龙一起来捉弄我,我,我不理你们了。」钱楠的话虽然是这样子的说着,身体也是扭了又扭,但是却偏生的没有移动脚步半分,显然的,这个美艳的少妇看起来凶得很,但是却还是舍不得离开周梦龙的,看到钱楠的样子,周梦龙会心的一笑:「楠儿,乖,我知道你是想我的,也不会生我的气的对不对,好楠儿,你放心,我想你们都想了那么长的时间了,又怎么会放过这么大好的时机呢,今天晚上,你,还有你妈,都是我的,你们两个一个也跑不掉,知道我刚刚在来的路上想什么了么,告诉你们吧,我在想着,见到你们以后,我一定要干得你们三天三夜下不了床呢。」

          一百零二回家行之雪睛和婷婷二

  一边说着,周梦龙一边慢慢的靠近了钱楠的充满了少妇风韵的身体,一把搂在了钱楠的纤腰之上,钱楠听到周梦龙这样一说,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不由的露出了一丝神往的表情:「天啊,梦龙,你真的有那么历害么,真的能干得我们母女两人三天三夜下不了床的么,那好呀,我就等着你来了,想想你的大鸡巴插在我的小骚穴里,我都感觉到我的小骚穴里流出水来了呢。」周梦龙坏坏的一笑,手上一紧,使得钱楠在嘤咛了一声以后,将一个香软的身体和自己靠得更紧密了起来,一边伸出了手来,向着钱楠的两腿之间正在牛仔短裤紧紧的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骚穴处掏了过去:「真的么,楠儿,你现在变得这么骚了么,来,让我摸摸看,你是不是真的下面都流水了。」钱楠看到周梦龙当着自己的母亲的面就要摸自己的小骚穴,嘴里的嘤咛声更大了,一个扭身,就掐脱了周梦龙的怀抱,嘴里格格的笑着:「梦龙,你坏死了,那里都一天没洗了,肯定脏死了,要摸,你等我洗完以后再摸好不好,你现在摸我妈妈的吧,我相信,她的小骚穴肯定比我的还湿呢。」一边说着,钱楠一边跑到了钱妃兰的身边,在钱妃兰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将自己的母亲推向了周梦龙,周梦龙哈哈一笑,抱住了美艳熟妇的香软身体,钱妃兰风想要挣扎,但是周梦龙的手却如同闪电一样的伸到了美艳熟妇的两腿之间正在长裤紧紧的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骚穴上抚摸了起来。

  那种异样的刺激,让美艳熟妇不由的嘤咛了一声,全身的力气仿佛也一下子给抽空了一样的,一个身体软软的倒在了周梦龙的怀里,而在倒下来的同时,钱妃兰伸出了一只手来,勾在了周梦龙的脖子上,头微微一仰,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闭了起来,示意周梦龙吻自己。

  面对着如此的性感尤物,又加上和钱妃兰分开了十多天了,周梦龙又怎么忍受得了呢,在这种情况之下,周梦龙一低头,就和钱妃兰吻在了一起,两人的舌头不时的在对方的嘴里搅动着,不时的又伸出口腔,在空气之中接触着,口水,顺着两人的嘴角流了下来,看起来显得十分的淫荡。

  而周梦龙的大手,已经伸到了美艳熟妇的两腿之间,在那里尽情的挑逗了起来,只见周梦龙时不时的伸出一只手指来,顺着紧紧的包裹着钱妃兰的两腿之间丰腴而肥美的小骚穴的长裤的裤中线,抚摸着她的小骚穴,时而又整个手掌在她的小骚穴上一下一下的重重的按压着,在周梦龙的按压之下,美艳熟妇渐渐的发出了如同梦幻一样的呻吟声。

  两人现在在一起的样子,就当钱楠不存在一样的,钱楠没有想到,自己一个一时间的捉弄周梦龙和自己母亲的想法,反过来倒成全了两个人了,看到两个人吻得如火如荼以及周梦龙的手在自己的母亲的两腿之间不停的抽动
加载中